摘抄大全-专业摘抄各种句子,段子,名人名言
QQ网名
起名取名
语录大全
历史故事
说说大全
教育知识
做人做事
网络知识
名人名言
游戏网名
昵称大全
个性签名
好词好句
好句子
情话大全
生活百科
创业职场
故事大全

中外名著中精妙的开头语

时间:2015-11-21 16:03来源:www.siciciyu.com 作者:若涵
.Franz Kafka: Metamorphosis (1915)

  弗兰兹·卡夫卡:《变形记》(1915)

  “As Gregor Samsa awoke one morning from uneasy dreams he found himself transformed in his bed into a monstrous vermin。”

  “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



.George Orwell: Nineteen Eighty-Four (1949)

  乔治·奥威尔:《1984》(1949)

  “It was a bright cold day in April, and the clocks were striking thirteen。”

  “四月的一天,晴朗而寒冷,时钟敲过十三下。”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1859)

  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1859)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曹雪芹的《红楼梦》。

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
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俄国文学巨匠列夫.托尔斯泰( 1828~1910)在他的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里开篇“第一句”说:“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在世界范围内不好说,但在中国却是家喻户晓。
在世界文学的巍巍群山中,堪与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这几座高峰比肩而立的俄国作家当首推列夫·托尔斯泰。托尔斯泰是一位有思想的艺术家,也是一位博学的艺术大师。他的作品展现的社会画面之广阔,蕴含的思想之丰饶,融会的艺术、语言、哲学、历史、民俗乃至自然科学等各种知识之广博,常常令人望洋兴叹。《安娜·卡列尼娜》是他的一部既美不胜收而又博大精深的巨制。



“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美国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1896~1940)《了不起的盖茨比》



杜拉斯!看看她的经典开头吧,5个字:我已经老了!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法国玛格丽特·杜拉斯(1914~1996)《情人》


“一九一六年。十月。夜。风和雨。林木繁茂的低地。一片丛生着赤杨的沼泽边上是战壕。前面是一层一层的铁丝网。战壕里是冰冷的稀泥。监视哨的湿漉漉的铁护板闪着黯光。从处处的土屋里透出稀疏的光亮。一个矮小健壮的军官在一间军官住的土屋门口站了一会儿;他的湿淋淋的手指在衣扣上滑着,匆匆地解开军大衣,抖落领子上的水珠,很快在踏烂的干草上擦了擦长筒靴,这才推开门,弯腰走进土屋。”
—苏联肖洛霍夫(1905~1984)《静静的顿河》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