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网-专业分享古今中外的历史故事传奇趣事
QQ网名
起名取名
语录大全
历史故事
说说大全
教育知识
民俗文化
网络知识
名人名言
游戏网名
昵称大全
个性签名
好词好句
好句子
情话大全
生活百科
创业职场
故事大全

北大教授的回答:为什么我们要学历史

时间:2016-07-27 00:45来源:www.siciciyu.com 作者:若涵

学历史到底有什么用?

  二十多年前,当高校招生录取放榜之后,许多长辈朋友都会问我:“你考上哪里?““学什么专业?”当我回答“台湾大学”后,所有人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的惊喜:“哇!”当我接着回答“历史”后,所有人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的失望:“喔。”从他们的反应,可以清楚地看出社会大众对于学历史前景的看法。

  从那一天起,也常听到许多朋友终于忍不住问我:“学历史到底有什么用?”是啊,在这个时代,学历史到底有什么用呢?这个问题,让我足足思考了二十多年。这本书就是身为历史人的我,针对许多非文史专业的朋友所呈现的答案。

  不是历史没有用,是我们学习历史的方式出了问题。

  近代以前,无论在中国或是西方,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觉得学历史很有用,甚至视为培养各种领袖人才的必要教育。可是到了现代,忽然之间,有许多人都觉得学历史没有用。为什么对于学历史有没有用,过去和现在的认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事实上,历史学还是历史学,只是我们学习历史的方式出了问题。

  现代的学校教育,基本上是一种时代的产物,是为了因应工业革命以后,填补各种专业人力的需求而设计出的教育。换句话说,现代教育是一种专门用来培养工匠的教育,至于人文教育的本质人怎样才能活得像个人,基本上不是关心的重点。在这种工匠教育的影响下,历史教育也受到了极大的改变。短期、大量的灌输式记忆成了现代历史教育的面容,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大学,我们人人都接受了十分漫长的历史教育,花费了无数时间背诵年代、人名、地名、事件,但却往往不明白,除了应付考试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长此以往,年轻人普遍对历史学失去兴趣。最糟糕的是,我们的教育生产了大量的专业工匠,但却很难培养出宏观的领袖人才。其弊害之深,远超想象。

  古人如何学历史?

  事实上,古人不是这么学历史的。宋代著名的史学家吕祖谦,就说过如何读历史的方法:人二三十年读圣人书,一旦遇事,便与里巷人无异,只缘读书不作有用看故也。何取?观史如身在其中,见事之利害,时而祸患,必掩卷自思,使我遇此等事,当作何处之。如此观史,学问亦可以进,智识亦可以高,方为有益。

  “里巷人”就是现在网络上所说的“乡民”,如果读了几十年的书,碰到事情除了跟乡民们一样凑热闹,发表一点个人的感想外,却对于如何解决事情,一点方法也没有,那读书有什么用?如果读了这么多历史,自己却在应付现实事情时,半点帮助都没有,那学历史有什么用呢?各位对此难道没有疑惑吗?

  怎么读历史才能有用呢?

  当你读一本历史书,读到书中的古人面临重要的抉择关头时,请你这时立刻把书合上,好好想一想,如果你身处对方的位置时,你会如何决定?把一切都想清楚后,再把书打开,看看这个人物是怎么做的?他的决定带来的是成功或是失败?然后比较自己与古人,在选择和方法上有何异同之处?

  这种学习历史的方法,重视的不是“记忆”,而是“思辨”。

  像吕祖谦这样学历史,每个人都可以透过一件又一件史事的锻炼,一位又一位人物的分析,来一步步锻炼自己的思辨。最后不仅历史知识会有所增长,连处世智慧也会不断提高。事实上不只吕祖谦这么读历史,清代的名臣左宗棠也是这样读历史的,他说:读书时,须细看古人处一事,接一物,是如何思量?如何气象?及自己处事接物时,又细心将古人比拟。设若古人当此,其措置之法,当是如何?我自己任性为之,又当如何?然后自己过错始见,古人道理始出。断不可以古人之书,与自己处事接物为两事。

  左宗棠比吕祖谦更进一步,他不但要读史者思索古人为何这么选择,还要我们当自己面临现实中的抉择时,去设想如果是你学的那位古人处在这个环境下,他会如何作出决定?古人重视历史,是因为历史有很强烈的实用性它教导人们如何从前人发生的无数案例中分析事情,了解成功和失败的道理。这也就是太史公所说的,读史是为了“原始察终,见盛观衰”(太史公自序)、“考之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理”(报任少卿书)。

  如果你读完了一本书后,书还是书,你还是你,没有任何改变,你就等于没读过这本书。读书最重要的,就是要拿书中的道理和自己的生命历程不断相互印证,不断地去思索如何运用前人的智慧在自己的生活中,最后将书上的道理与自己的生命融合为一,让古人的智慧为己所用。

  这样读书、这样学历史,才是真正有用的方法,历史学也才能成为一门真正有用的学问。


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里,历史这门学问是很边缘化的,显得渺茫而遥远。上个世纪初的时候,曾有个人对北京大学的洪业教授说:"历史"这个词听起来有点像"立死",是一种要死的学问。这看法在今天也算普遍吧,比如在大学生选择专业时就看得出来:进了历史专业的同学,大多没把历史当做第一志愿。
      史学家时不时地想为自己的职业辩护的,申说它如何"有用"。这方面说法很多了,不劳我来重复。我个人也以为"史学无用论"不怎么全面,不过却乐于承认,由于社会变迁,历史经验不再像古代那样,能长久地保持实用性了。假如这"用"意味着"实用"的话,那么在这一角度论证史学对现实有用,确实不怎么容易。在求职时你夸耀自己的史学素养有助工作,对方信不信服可是没准儿的事情。我想还是持诚实态度为好,承认史学跟实用技术不同。比如说,它不能够当下就创造出经济效益或社会效益。假如着眼于求职就业,那真的不妨选择或辅修其他学科。
      若不是从"实用",而是从"史学对人类生活是否有意义"这一角度提问,那么还有另一些回答。"实用理性"是中国人的特有思维方式。对一门知识非得要问它是否"实用"或"有用没用",中国人是很容易提出这类问题的。不过两千多年前古希腊的欧几里得讲授几何学,有学生问他这学问能带来什么好处?欧氏叫仆人给他一块钱,还讽刺道:这位先生要从学问里找好处啊!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临终时回顾了自己的一生思考,随后告诉人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作家王小波在他的《我的精神家园》里面提到,他的大学数学老师对他们说:我所教的数学你们也许一生都用不到,但我还是要教,因为这些知识是好的。王小波为此而深深感动了,我也为此而感动。我也想说,历史知识是好的。史学是许许多多学问中的一种,它也跟各种学问一样,使我们聪明,给我们快乐。
      靠历史知识能不能挣来钱,或者能不能赢得什么领导人的惠顾垂青,都不是史学自身的价值所在。就算有人能用历史这门学问弄到很多别的东西,依然如此。史学仅仅是一门学术。它既有科学的精深严谨,又像艺术一样美妙动人。古希腊神话的九位缪斯(文艺女神,Muse)中,居首的是克莱奥(Clio),她是一位司历史的女神。史学的艺术魅力,在人类社会中确实是永恒的。这魅力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根本上说,了解历史,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固有方面。
      德国哲学家文德尔班曾这么说:"人是有历史的动物";英国史学家卡来尔也曾谈到,"有些原始部族在算术上甚至数不到五,但是也有其历史"。即使是很原始的部族中,也往往有专门讲述历史的人,尽管讲述的内容充满了神话传奇。史学的起源,几乎和人类社会一样古老。传说中国在黄帝时就有了史官,比如发明文字的苍颉。比较能确定的早期史官大概有两种,一种是背诵史实和系谱的瞽矇,他们看来更古老一些;另一种是用文书记事的史官,他们出现在书写开始发达的较晚时候。
      在古罗马政治学家西塞罗看来:"一个人如果对自己出生以前的历史毫无所知的话,这个人就等于没有长大。"动物就没必要知道自己的历史,这对它们的生活没什么意义。可是人类有精神生活,有自我认识的内在渴求。而人群构成和进化的线索和法则,是埋藏在历史之中的;人性,是由传统所塑造的。人类自我认识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诉诸历史。
      科林伍德有言:"严格说来,没有人性这种东西,这一名词所指称的,确切地说,不是人类的本性而是人类的历史。"雅斯贝斯的一段话也说得很好:"对于我们的自我认识来说,没有任何现实比历史更为重要了",它显示了人类最广阔的境界,提供着生活所依据的传统,指点我们用什么标准来衡量现世,解除"当代"所施加的无意识的束缚,“教导我们要从人的最崇高的潜力和不朽的创造力出发来看待人”。
      割断了数千年的深厚文明,只有"当代"而无"历史",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就只是个单薄贫乏的平面。但人类不是这样的,人类的生活有一个千万年的纵深。人们要了解古往今来各种各样的文化形态,了解各时代、各民族对真善美、假恶丑的不同理解,了解一种生活方式向另一种生活方式变换的因果。人类一代一代地积累着这些知识和看法,正是它们的总和塑造了人的特质、人类的形象,使我们得以突破"当代的束缚",知道了我们正在做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做的是什么。
      尤其是中国人,他们拥有强烈厚重的历史感。历史有如一条奔流不息的长河,沟通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个体生命,只有汇入这条长河才能获得永恒,"名垂青史"几乎是人生的最大成功,为了"留取丹心照汗青",贤人们宁肯舍生取义。人们习惯于在历史中寻找自我:君主效法尧舜,大臣自比诸葛,武将则追踪岳飞。浩如烟海的史籍之中,凝聚着中华民族固有的文化气质,潜藏着他们对宇宙、社会和人生的特有看法。
      史学就是这样一门学术,人类生活中有它的一席之地,会有一些人投身其中而以之为事业,也会有人关注他们的思考和探索。从事学术不比其他行当更高贵,但也并不更低微;史学不比其它的学科更高明,但也并不更低微。当然,学历史多少需要一点儿"傻气",因为得付出"机会成本"、牺牲另一些诱惑,所以优秀的历史学者,较多出自淡泊执着的人。然而他们为什么执着于此?追寻悠久漫长的文明历程,洞察人群进化的内在奥秘,感受千百年的苦难和欢歌,审视千百年的坎坷和辉煌,以至从一片甲骨发现了一个古国的存在,由一块碑文澄清了一场战争的过程……是这些吸引了他们,足以使他们执着于此吗?
      而我们该由怎样的态度,开始学历史呢?我建议,别把历史学习看成就业求职的培训,在北大历史系学习不该如此。史学提供一种特有的训练,我们从一些看似枯燥艰涩的东西开始,逐渐去领会一种学术的境界,去掌握一种求真的技能,去积累一种贯通今古的智慧、去培养一种对人类命运的关怀。那理性和良知的训练,才是使人终身受益的东西,也是我们的校园为什么会成为"精神家园"的东西。
      一生中有若干年在大学渡过,与五千年的历史与文明对话,是值得珍视的机会。让我们开始学习吧,历史系的四年时光,你不会毫无所得。
                “中国古代史”任课教师阎步克
                         2003年9月6日



    (附英语原文)原著:[美大卫·麦考劳夫王广义译

    一个冬天的早晨,在我们最好的一所大学校园里,我们的常春藤同学会在热闹的气氛中进行着,外面下着雪。我同25名全是历史专业的毕业班学生坐在一起,他们都是很有名气的学生,尖子生里的尖子生。“你们中有多少人知道乔治·马歇尔?”没人知道,一个人也没有。在中西部一所规模很大的大学里,一名年轻的本科生告诉我她非常高兴听了我的报告,因为,在那时以前,她从未想到过美国最初的十三块殖民地都在东海岸。这是一个大学生一本正经的一席话。

    我们美国人,我们是谁?我们如何走到今天这步?我们的曾经怎样?它能给我们什么教育,我们的曾经就是我们的历史。若要我们去认识到我们有着准备最充分、最有清醒意识的人民,那个时刻就是现在。这个国家是在动荡变迁中建立起来的,作为国家的人民在这个多事之秋我们应了解更多最可宝贵的东西。

   然而事实是我们正在养育着一代让人惊诧不已的历史文盲。这问题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了,它如同一种疾病,吞噬着民族的记忆。正当流行文化的种族崛起之时,美国的历史已渐被忽视了。我们在一点点地淡忘着历史,淡忘着我们是谁和走到今天曾经所付出的一切。

    对这种发展趋势的警钟一次又一次地响起。1995年教育部报告有一半以上的高中生甚至连最基本的美国历史知识都没有。

    两年前,美国男校友理事会一项研究显示五分之四的来自一流大学的毕业班学生,不能通过最基本的高中历史考试。至于像“在约克镇的美国将军是谁?”这样的问题,这些学生的大多数回答的是尤利西斯·格兰特,而不是乔治·华盛顿。

    这种情况一直没有任何改进,今年美国男校友理事会报道全国前50所院校没有一所要求把美国历史作为一门课程开设起来。而事实上,现在除了这50所高校其它学校的学生也可以作为有骄傲资本的“产品”走入社会,尽管他们中有一部分人没有学习过任何关于历史的课程。

    但是无论怎样,为什么那般为学习历史而烦恼?把它当成废物扔掉那样地对待,这就是历史。为什么学习历史?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做事。历史赐予并增强我们的信念,我们代表的一切,我们心甘情愿地所拥护的一切。历史是关于生活的学问——人的本质,人的处境及其他们所有的考验与失败以及其最可宝贵的成就。历史是一种因果轮回的过程,是关于日常生活里最为朴素的琐事,以及关于机遇和天才的神话。

    历史告诉我们会有哪些选择,历史以具体而微的事例教导我们不公、无知和寻衅的罪恶,也同样告诉我们一句朴实的鼓励话语或一个简单却闪耀着智慧光芒的思想的力量。历史是,也本应是爱国主义的基石,是实实在在的对祖国的爱。而不是充斥于胸而束之高阁的那种爱国主义。

    实质上,历史的教训是值得珍视的教训,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我们所有伟大的制度、法律、音乐、美术、诗歌,自由及其他一切,这些都值得珍视,因为这些都有先驱者做了辛勤的工作,激发了创造力,历经风雨,付出牺牲,却坚守着不变的信念。

    对历史的冷漠不仅仅是无知,也是一种忘恩负义。面对这史无前例的大好契机,我们无知的程度似乎显得尤为惭愧。不知道乔治·华盛顿是约克镇的美国指挥将军的大学生们,也是不知道华盛顿指挥大陆军为争取美国独立而奋战八年。这都很难不让人忧心忡忡。我相信历史激发人们关于生命的理性的意识,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生命是多么的短暂从而意识到时间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在这一点上,是其他任何东西所无法比拟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重大变革的时代,它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紧张。但是历史告诉这变迁动荡的时代,也正是我们最有可能学得一些东西的时代。这个国家是在变迁中建立起来的。我们应该接受和利用这个时代一切内在的可能,坚持稳定事业,因为我们有着勇于探索的意识,有着我们风风雨雨的经历以及对自我的清醒意识。

    在2001年9月11日之后,历史变成我们励精图治的力量来源,成为延续发展民族理想而投身报效的动因。尽管很多事情还悬而未决,摆在我们面前的其它事情又显得更为糟糕,想想我们前人所经历的忍受和所取得的成就,想想他们所预见的危急岁月!在二战那最暗无天日的时候,丘吉尔提醒我们,“我们一直没有这样走过是因为我们一直生长在蜜罐之中。

    我很乐观的相信历史不仅有益于我们走向文明之路,而历史真正是我们生命的延伸,它犹如诗歌、美术、音乐一样拓宽和深化我们活生生的阅历。使历史变为活生生的现实毫无秘诀可言。历史学家巴巴拉·台克曼用最为经典的两个字来描绘历史—“叙事”。这其中部分含义意味着历史是我们自身应享有的历史。设若我们剥夺了我们子孙的这种权利,不知道在人生的大部分阅历中和更多的时间里有着快乐,有着冒险,那么我们就是在欺骗着他们,使他们不去步入充实而美满的生命中去。

注:大卫·麦克劳夫,其代表作《约翰·亚当斯和杜鲁门》获得普利策新闻奖。本文是在1995年他接受国家图书基金奖(该奖是专为对美国文学有杰出贡献者而设的)而发表的演讲词基础上撰写的。

原文发表于《读者文摘》2002年第10期。




栏目列表
重点推荐
中国历史故事网
清朝历史故事网
儿童故事大全
哲理故事大全
世界历史故事
地理知识大全
历史成语故事
哲理故事